实践共产主义网
 

马克思

恩格斯

列 宁

斯大林

毛泽东

注册 | 登陆 | 资料 | 短信 | 在线 | 搜索 | 用户 | 排行 | 帮助 

共产先锋报

转贴刘日新杂文:解梦 20130522

 

转贴文章:                       

                                         解梦(杂文)

                                                            作者:刘日新

                                                          文章来源:东方红社科网
 
 
 
 解梦(杂文)

                                                           作者:刘日新

                                                                     一

     现在中国是一个梦的国度了。习近平总书记在带头做中国梦,与劳动模范代表共话中国梦。《人民日报》一而再地用行书在半版的篇幅上大写“中国梦”。于是各色人等都在做梦。大人在做梦,小孩也要做梦;各级干部在做梦,普通老百姓也在做梦;劳动者在做梦,企业家(资本家)也在做梦。


     人在清醒时,思想可以统一。但进入梦乡,是一种下意识,就各做各的梦了。十三亿人决不可能做同一个梦。现在的社会有贫有富,穷人和富人会做不一样的梦。媒体报导,穷困山区的农村老太太,梦想过年吃一餐肉,穿一件新衣服。而那些富人(资本家—人格化的资本)在“一切向钱看”的号召下,小富梦想变大富,大富梦想变巨富。马克思指出,生产剩余价值(利润)或赚钱,是资本主义的绝对规律。马克思引用资产阶级的学者的话说:“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资本论》第一卷第829页)


     因此,发财是资本家的本性,越富越想富。有了亿万资产,有了豪宅、宝马,还想有异国风情的洋房。他决不会去做农村穷老太太过年想吃肉、穿件新衣服那样低贱的美梦。正如《红楼梦》里的焦大,决不会和林黛玉做同一个梦一样。
讲到《红楼梦》及解析其梦,需要多说几句。这本中国最著名的古典小说,研究它的叫红学,有新旧红学之分。二百多年来没有人能正确解析这个《红楼梦》。正如鲁迅说的读《红楼梦》,“单是命意,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官围秘书。”只有毛主席独具慧眼,运用马克思主义解了这个梦。毛主席指出,《红楼梦》“是一部形象的阶级斗争史”,“是讲阶级斗争的”。通过描述贾、史、王、薛四大家族的兴衰,反映封建社会制度的崩溃。这是一个解梦的典范。

     现在是阶级社会,不同阶级的人会做不同的梦,这是必然的。存在决定意识嘛!


本文题目叫“解梦”,可不是术士的《周公解梦》,而是用科学、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解梦。


        什么是梦?常言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晚上睡觉了,脑子里的所思所想,或所作所为,这些幻象,就是梦。用哲学的语言说,梦属意识形态,不过不是客观存在的意识,而是虚无飘渺的意识。梦是虚幻的,是不可能实现的。


     中国历史上最早做了一个大梦,并且上了书的是2300多年前的大哲学家“庄子梦蝶”。《庄子·齐物论》曰:“昔者庄周(庄子的姓名)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欤)!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庄子这一梦出了名,以后大家称做梦为蝶梦。他还有梦中梦,更加离奇,讲了许多幻境。
庄子是战国中叶时人,只在宋国一个地方做过小吏(小公务员),后来长期隐居。他不与统治阶级合作,鄙视富贵利禄,不信鬼怪神灵。他极力反对贪污腐败,斥责那种只打苍蝇,不打老虎的反腐行为,是“窃钩者诛,窃国者侯。”


     后人敬佩庄子的为人与做梦,有对联一幅:“蝉脱尘埃外,蝶梦水云乡。”赞赏他的精神圣洁,人格高尚。


     庄子是个大哲学家、大思想家,想象力极为丰富。他的《逍遥游》,鲲鹏展翅,“其翼若垂天之云”。徒于南冥(海),“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青年毛泽东的豪放诗句:“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盖源于此。可见庄子思想影响之深远。


     在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先秦诸子中,庄子在儒、道、墨、法四大学派中,属道家,是道家老(子)庄(子)学派的代表人物,是主观唯心主义者,他还有相对主义倾向。我们要从哲学这个根本问题上来看庄子释梦。

     中国文学史上还流传两个小说家写出来的著名的梦:一个叫“黄粱美梦”,一个叫“南柯一梦”,在民间广为流传。


     “黄粱美梦”讲,有一个秀才叫卢生,在邯郸碰到一个道士。道士给他一个枕头,叫他在枕头上睡一觉。卢生在梦中中了状元,招为驸马,作了大官,享尽了荣华富贵。醒来时道士的黄粱米饭还没有熟呢。后人在去邯郸的道路旁边盖了一座卢生庙,供人参观,至今仍在。小说家用黄粱梦揭示秀才追求的虚幻的梦想。


     “南柯一梦”也是秀才做梦,到大槐安国当了南柯太守,升了官,发了财,实现了人生追求的幸福。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睡在南边大槐树下的蚂蚁窝旁边,原来是做了一场空欢喜的梦。


这两个穷秀才,是封建社会的知识分子,他们的人生观,他们朝思暮想的是升官发财,所以做的梦,大体相同。
 

 
              鲁迅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写了一篇《听说梦》的杂文(1933年),至今仍有现实意义。(《鲁迅杂文选》第249页)大家知道,当时国民党的反动统治,正在进行两个围剿:一个是在江西进行军事围剿,打杀共产党;一个是在上海等地进行文化围剿,打压左翼作家和进步人士。鲁迅在文章开头说:“做梦,是自由的,说梦,就不自由。做梦,是做真梦的,说梦,就难免说谎。”当时一本《东方杂志》登的“新年梦想”,问的是“梦想中的未来中国”和“个人生活”。鲁迅体会记者的苦心,“想必以为言论不自由,不如来说梦,而且与其说所谓真话之假,不如来谈谈梦话之真”。答复的一百四十多人,几乎全部是知识分子。

       “首先,是谁也觉得生活不安定。其次,是许多人梦想着将来的好社会,‘各尽所能’呀,‘大同世界’呀,很有些‘越轨’气息了(末三句是我添的)。这些适宜于自己身份的答复,看上去好象怎样‘载道’,但为将来的好社会‘宣传’的意思,是没有的。”“所以,虽然梦‘大家有饭吃’者有人,梦‘无阶级社会’者有人,梦‘大同世界’者有人,但很少有人梦见建设这样社会以前的阶级斗争,白色恐怖,轰炸,虐杀,鼻子里灌辣椒水,电刑…倘不见这些,好社会是不会来的,无论写得怎么光明,终究是一个梦,空头的梦,说了出来,也无非教人都进这空头的梦境里面去。”


“然而实现这‘梦’境的人们是有的,他们不是说,而是做,梦着将来,而致力于达到这一种将来的现在。” 鲁迅就是这样旗帜鲜明的给那些做“梦”的知识分子上阶级斗争课,梦想不能成真,叫他们向为着实现“好社会”而努力奋斗的人们学习效法。
 

 

 
     鲁迅写作《听说梦》这篇杂文的时代,是国民党反动统治最严酷的时期,文化界因“言论不自由,不如来说梦,而且与其说所谓真话之假,不如来谈谈梦话之真”


           鲁迅写作此文的时间已经过去80年,“言论不自由”的社会被推翻了。新中国的《宪法》规定人民有言论自由,前30年还有运用“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的权力。1982年《宪法》把“四大”抹掉了。三十多年来,随着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发生的重大变化,社会风气也变了。于是,在某种程度上又出现“真话之假”,“梦话之真”的现象。例如,人所共知,总设计师以及近年几个元老派,都说共产党要改名,改称人民党或社会党。其实,魏巍早就看清了他们这些披着共产党员外衣的真面目,他们是“假共产党”。但是,你如果说了“真话之真”,“梦话之假”,那就会惹麻烦了,有被“封”(封嘴、封网)的危险。但历史经验证明,“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特别是到了互联网时代,能“封”得了吗?


                再说媒体上现在大肆宣传的“中国梦”,似乎有点太露骨和肤浅了。《人民日报》在大书“中国梦”的旁边,还写着“巨龙腾飞”四个字,意味着中国在崛起。近来坊间出了许多《中国梦》的书,明目张胆地宣扬中国梦,就是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如果是某个学者个人偶尔这么说说,由于其理论知识水平有限,尽管是错误的,问题与危害不算太大。但作为国策和共产党的方针,作为党员干部读本,则民族主义气味太浓,恐怕不合时宜,会引导大家走到邪路上去。


     须知民族主义是资产阶级的政治主张,无产阶级是主张国际主义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证明,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是克服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的有力武器。因此,官方大力宣传《中国梦》,似乎在应验《红楼梦》里太虚幻境中的对联:“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鲁迅杂文说“做梦,是做真梦的,说梦,就难免说谎。”现在且看看那些新出的《中国梦》的书是不是在说梦,是不是说梦就说谎。如说新中国前30年,被说成是:


     ——“闭关锁国”。
    事实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毛泽东主席就宣布:“占人类四分之一的中国人站立起来了。”中国愿意同在平等、互利和互相尊重领土主权原则的基础上,同一切国家建立外交关系,发展通商事业。到七十年代末,世界上已有120多个国家同我国建立了外交关系。我们的朋友遍天下。特别是1972年,毛主席运用“乒乓外交”,调动尼克松总统访华,很快中美建交。接着田中访华,中日关系也正常化。这样,世界上掀起了一股“中国热”。中国的国际地位空前提高。能说这是“闭关锁国”吗?


     ——“经济崩溃”。
事实是,前30年经济(GDP)年均增长7.4%,文革期间年均增长5.7%,比西方大国快两三倍。“五五”计划完成,中国建立了独立的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实现了高标准的工业化,成为世界上第三大工业国。能说这是“经济崩溃”,或者“经济频临崩溃”吗?


     ——“落后挨打”。
事实是,当时我国的经济技术比西方国家是要落后一些,但这是历史原因造成的。一旦我们有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就敢于同帝国主义斗争。在抗美援朝和援越抗美战争中,用手榴弹对付他那个原子弹,终于打败了美帝国主义。大长了中国人民和朝鲜越南人民的志气,大灭了美帝国主义的威凤,使第三世界国家人民受到鼓舞。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我们独立研制发射了“两弹一星”,打破了美苏两霸的核垄断,给世界带来了和平福音,大大提高了我国的国际地位。中华民族昂首挺身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大家感到做一个中国人是莫大的骄傲。这不是地地道道的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吗?

再说改革开放后三十年,说的是: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事实是,中外都说是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工人阶级由领导阶级,沦落为雇用劳动者。在减员增效的政策下,3000多万产业工人变成下岗工人,连同他们的家属,有一亿多人堕入失业困苦的深渊。农民阶级也被打入社会的底层。2012年全体农民,按世界银行贫困线标准都没有脱贫。世行规定的贫困线,平均每人每天生活费2.5美元,按当年汇率折算,全年为5922元人民币。而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该年农民人均生活费为5211元,比世行的贫困线标准少700多元。
    

 美国《纽约时报》说:“ 中国虽然自称是社会主义国家,但所需社会架构已荡然无存。”


     ——总设计师说,要“紧跟美国”;他的接班人说,中国和美国要“同舟共济,携手并进。”


     事实是,如外国人所说,中国生产,美国消费。中国的外汇,为美国救市。中国的领导人还说,救美国就是救中国自己。中国被世人讥为“中美国”。因此,中国实际上成了美国的殖民地、附属国。中国的改革开放,都是听美国的。美国的顶级智囊布热津斯基说,中国改革要成功,要淡化意识形态。于是,十七大关于党的指导思想就把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去掉了。试问:中国这样“紧跟美国”,走到哪里去了呢?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事实是,社会主义只是一个幌子,市场经济才是真心。“江核心”曾经出书《什么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专门说了这个意思,市场经济没有姓资、姓社两家,就是资本主义一家。


反共反社会主义的新自由主义者哈耶克公开说,市场经济就是资本主义,计划经济就是社会主义。因此,他们坚决要取消计划经济,大力推行市场经济。实际上,三十多年来这样复辟资本主义,造成的恶果已经天怒人怨。


     ——“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
      事实是,改革开放的作法完全与此背道而驰。作为公有制支柱的国有企业,成了改革的对象,其经营范围在缩小,企业个数在减少,所占比重在下降。刚解放时,接收国民党的官僚资本,改造成为国营企业,在工业总产值中的比重占26.2%。在前30年社会主义时期,国营工业优先发展,其比重曾达70%以上。私有化改革以后,现在其比重可能不到10%了。目前官方正以为数不多大型国有骨干工业企业作为改革的攻坚对象,同时在大力推行银行、铁路私有化,等等。
各地群众不再相信官方的梦呓,那全是谎言。他们高举毛主席像走上街头,呼喊口号,游行示威,其声势正未可预料。


     ——“关注民生”。
     事实是,改革开放以来民生问题越来越严峻。社会上贫富悬殊,两极分化的现象达到了空前尖锐的程度。反映贫富差距的吉尼系数,世界公认超过0.4,因分配过于不公,社会就动荡。而中国十年前即达到了0.47,把美、日、韩、印等国甩在后面。去年中央和国务院的研究机构的一个内部报告,说吉尼系数达到了0.631,简直是罕人听闻了。现在群体事件一年几十万起,实际上是老百姓在造反。如果民生改善,社会安定,老百姓会闹事吗?

     本文两句结束语:


     一、马克思恩格斯把空想社会主义变成科学社会主义,是进步的,得到群众拥护并贯彻执行,曾经取得空前巨大的成就。现在把科学社会主义变成梦想社会主义,是退步的,不受群众欢迎并遭到抵制,这是党心民意的反映。


     二、宣扬民族主义,现在不合时宜。帝国主义时代,无产阶级以国际主义取代资产阶级的民族主义。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这是无产阶级的伟大胸怀。


过去,希特勒自称日耳曼民族是优等民族,犹太人是劣等民族,应当消灭。结果自己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


     现在,美帝国主义的顶级智囊又吹嘘只有盎格鲁撒克逊民族,是优秀民族,其他民族特别是黄色人种,是垃圾人口,应当用高科技手段包括转基因予以消灭。这是公然与世界人民为敌,会有比希特勒更好的下场吗?


     我们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经过六十多年的艰苦奋斗,现在是第二大经济体,还有核武器和宇航技术,西方已经在造谣,什么“中国威胁论”等等。美帝国主义正在对中国搞C型包围圈。如果我们此时鼓吹民族主义,对外会授人以柄,对内会把年轻人引向邪路。我们还是应当高举马列主义的旗帜,坚决反对修正主义,执行毛主席的社会主义继续革命的路线,实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把我国建成独立自主、繁荣昌盛的伟大社会主义强国,才是正确的方向。(2013年5月22日)


 

原文网址:http://www.dfhsk.org/a/wenyiyuandi/zawen/2013/0525/4694.html

访问次数:1962
 

[进入论坛]       [留言本]       [本站介绍]       [管理员登录]

您是第   位访问者

 

[管理]友情连接:

红布联盟     南街村共产主义小社区     毛泽东博览     马克思主义研究网     强国社区     发展论坛     求实理论网     中共中央组织部党建研究网     中共中央宣部党建网     中国文明网     毛泽东思想网     中共中央党校     中文马克思主义文库     斯大林主义基本理论     毛旗网     青年共产主义革命基地     七一社区网     东方红网     山丹丹红.中国     学习共产主义网     巍巍昆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