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践共产主义网
 

马克思

恩格斯

列 宁

斯大林

毛泽东

注册 | 登陆 | 资料 | 短信 | 在线 | 搜索 | 用户 | 排行 | 帮助 

共产先锋报

转贴:西方打伊朗势在必行:中国做好战争准备了吗?

西方打伊朗势在必行:中国做好战争准备了吗?

论坛出处:西陆东方军事 作者:MtoB 时间:2011-11-24 16:42:50   

解决完利比亚的问题,西方集团的刽子手们似乎并没有感受到痛快淋漓的刺激性,它们喷血的双眼又盯上了叙利亚和伊朗,战争阴云重新笼罩在中东的上空,这样的杀人游戏将如何发展?中国又该如何应对?

  单从目前中国的表相来看,任凭西方世界如何血雨腥风,短期内也不会让中国大祸临头,因为毛主席还留下了“两颗核弹”,万不得已之下,其威慑力不可小视,若没有这颗定心丸,西方盟国在中国周边的侵扰估计比希特勒推进的速度还要快,上天暂时还没有亡我中华的安排。

  短期不挨打,并不意味着短期不挨整,世界的分工就是大国的分工,世界的战争就是大国之间的利益抢夺,把苏丹一分为二,中国不得不谨慎地平衡南北双方的关系,更担心美国的明争暗枪,利比业的战火,死的是利国人,烧的是中国投资。

  西方在世界范围内开展的战争无异于一次次拔钉子过程,每拔一棵钉子,就在那里插入一个楔子,中国也好,俄罗斯也罢,没有任何一方敢公开抽掉楔子,这就是当今世界非平衡国际关系的遗憾之处,然而,没落的大国又必须经受这种痛苦,直到其开始具有一定的反抗能力。

  叙利亚和伊朗到底会不会挨打?这已经是个很现实的问题了,西方要打仗,打谁都有理由,当然,对于中国来说,叙利亚可能只是颗小钉子,先拔后拔无关紧要,拔完伊朗顺便拔一下也可以,从中国外交的战略层面上讲,最紧迫、最重要、最具有战略意义的问题可能还是伊朗。

  下面,我想从三个方面论述伊朗问题的走向和中国需要做出的战略预案:

  第一个问题:西方攻打伊朗的现实原因分析。

  从国内学者分析问题的角度看,西方打伊朗不外乎两个原因:一是伊朗政权是没有民主的邪恶政权,危害国民;二是伊朗要生产核武器,危害世界。

  很难找到第三理由。萨达姆被莫明其妙地戴上核帽子以后,悲惨地走到了地狱,尽管美国连根核毛都没有找出来,世界也拿它没办法。

  如今,核帽子又开始往伊朗头上戴了,并且这种可信度比伊拉克要高得多,那个不要命的内贾德动不动就宣布一个核成绩,浓缩度还一个劲的在提高。然而,如果西方不想打它,即便伊朗真的有核武了,又何妨呢?印度、巴基斯坦有核武了,美国打了吗?没有。

  至于说伊朗的政权比较邪恶,那更是荒唐至极的事情,人家的政权也是民选出来的,人家的国内也是安定和谐的,没有看出来伊朗人民有多么的仇恨政府。

  中国有很多右派精英让我始终无法理解?人家西方说利比亚邪恶,他们也跟着说邪恶,然而,却没有任何人看到卡扎菲邪恶的证据在哪里?

  西方媒体没有拿出确信的证据,中方媒体更没有拿出证据,全是些道听途说的东西,唯一能抓住的把柄可能是卡扎菲准备把政权留给他儿子,说这是独裁。伊丽莎白也是这么传递君主制的呢!

  与找不到卡扎菲残忍证据相对应的是,世界人民却真实看到了西方侵略者和反对派暴徒的罪恶行为,集体屠杀的场面大白天由反对派当街演绎出来,伊拉克、利比亚、阿富汗数以万计的平民死于非命。

  西方人口口声声讲证据,在没有拿倒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今天说这个是暴君,明天说那个是独裁,何理之有?如果西方真是拿出了铁的实事证据,我看它的行动倒是可以接受的。

  如果西方国家对伊朗动武的两个借口都不成立的话,那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列强如此心急的要对主权国家动武呢?动武的目的和好处到底是什么?我分析主要原因有三:

  其一,重构中东新秩序。中东问题的核心看似巴以问题,然而,从长远战略上看则是犹太教与伊斯兰教之间的矛盾问题,要想彻底解决中东的深层次问题,实现西方式民主,基督教世界必然要用一个新的民主观念和基督教精神分散中东的固有面貌。

  西方绝不允许中东重新出现帝国式新政权,必须让中东国家逐步走上具有多种信仰的基督教民主国家序列,如果基督教信仰能有效插入到中东地区的部分群体之中,毫无疑问,世界的未来又将发生质的变化。

  其二,欧美再次检验中俄两国的应对能力和决心。近二十年来,西方国家的几乎所有对外干涉均以成功结束,这完全改变了冷战时期的世界格局,中俄两国完全不具备影响世界大格局变化的能力,虽然联合国给了一个虚假的表演舞台,但是,供衰落大国表演的机会和空间实在太小太小,几乎只具有象征意义。

  现在,西方国家开始由小步往大步迈进,枪口对准的目标越来越强悍,如果中俄国两国仍然置身事外,美国领导下的世界新秩序将会再次统治未来数年。

  其三,经济危机的需要。很多中方专家会把这个原因放在第一位,我认为只能排在最后,谁说欧美打仗就是为了解决危机?

  不,打仗是为了危机,但打仗不见得能解决现实危机。从转移视线和通过战争捞钱的好处有没有呢,肯定有,但对缓解危机作用不大,西方国家的危机是制度性危机,非短期的输血所能解决,即便把战败国作为殖民地抢劫也无济于事。打仗最大的一个好处是转嫁危机,打仗石油就涨价,美欧都要石油,它们不怕涨价吗?

  他们不怕,大家看看利比亚是产油大国,打完了以后,谁看到石油涨很多吗?欧美既然打得下来,就能管得住大局,真正的冤大头恐怕是中印等国,西方改变的是石油决定权和石油地盘,而不是价格,每一次打仗,中国的主导权就让出一部分,当然也就加深了中国陷入危机的深度,这就是西方遏制中国的第二套战略——侧面围剿(我2009年曾经在《热战时代》提到过)。

  第二个问题:中俄双方影响战争的必要性和可能性。

  近些年来,中国网络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很多网民都非常仇视俄罗斯,原因当然还是清朝时期失去的那片领土,但是,这种仇恨是否正常呢?

  我看是不正常的,至少从目前的现状来看不正常,即便以强硬着称的毛泽东都没有因此事与苏联纠缠,因为注定没有结果。今后的局面仍然不会有大的转变。

  作为两个无法主宰世界局势的大国,中俄两国都必须要审时度世,抛弃一切私心杂念坚定地走到一起,时局已经让两个国家别无选择,尤其是中国更加迫切。

  作为精英阶层,很多人不愿意中俄走得过近,因为他们梦寐以求的倒向西方战略已经实施几十年,已经离投靠越来越近了,哪怕被西方吞吃掉也在所不惜,绝不会因任何原因与西方决裂。部分亲美人士宁可做美国的奴才也不做俄国的朋友。

  如果中国上流阶层以此种思潮为主流,那中国做美国奴才的日子可能真的就不远了。当然,这需要有个前提:美国愿意招你做奴才。

  国与国之间本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道理谁都懂,做起来却不易,明知俄国目前并不对中国构成实质性威胁,中国有些人硬要将其树为敌人,如果这种思想形成社会共识的话,在中国遭难的情况下,那它就真的会趁火打劫,因为它没有理由去协助仇恨自己的大国,中国人需要认真的想清楚自己的现实需要,不要作出错误的情绪判断。

  因“二战”的需要,美国曾经与中国共同战斗过没错,但是,后来又有朝鲜半岛的直接交战,两国之间根本谈不上谁欠谁的问题,中国人根本就没有必要把美国作为救世主,中国没有欠它的债。俄国人不真诚,但并不意味中俄两国不能做战略上相互利用的朋友,相互利用也是一种共生共存之道。

  现在,伊朗问题来了,一个与世界所有大国均紧密相关的利益问题出现了,中国绝对不能逃避,这不是一个投资损失的经济问题,这是一个改变世界板块秩序的大问题,如果中国不能在伊朗问题上扩大自己的发言权及影响力,让西方列强成功颠覆伊朗政权的话,将会极大地鼓舞西方列强的野心和信心,联合国的组成有可能因此发生巨变,日印的联合影响力将有可能取代中国的影响力。

  从中国的自身战略需要上讲,干预伊朗问题的必要性是勿容质疑的,成功与否不是考察目标,关键是要走出强硬干涉的外交步伐。

  中俄双方如何有效干预伊朗问题的进程和结果?提三个不成熟的看法:

  其一,两国必须重新思考伊朗核问题的走向。西方世界一直在用核武开发的借口打压伊朗,然而,这到底又是个什么问题呢?

  世界现在有那么多国家拥有了核武,日本、以色列也是实事上的隐性核大国,伊朗为什么不能有核武?莫非伊朗的核武对中国构成了实质性威胁?我看不见得。这个世界到底是各国都有核武安全,还是大国掌控核武安全呢?

  没有一个让人信服的标准,弱者认为自己有了核武才会安全,强者认为大国独有才能保护小国安全。从人类长久的发展历史看,不管多么先进的东西,一旦出现了,迟早都会被全人类掌握,核武器的世界性扩散已经不可避免,迟与早的区别而已。

  西方国家如此急切的要阻止伊朗核武器,目的大家心知肚明,绝不是为人类提供安全保证那么动听。

  中国和俄罗斯有必要重新与西方在伊朗核问题上产生分歧,支持伊朗开展各类形式的核开发并不是一个不可行的选项,虽然从经济上讲会让俄方有所损失,但从政治上看未必有很大损失,即使伊朗有了核武,也未必就会再现萨菲王朝的侵略政策,因为,现在的世界已经没有给它随意侵略的空间,能消灭它的大国多得是。

  伊朗核武化,会不会帮助伊斯兰世界制造世界性大战争呢?我看也没有可能,毕竟伊朗的利益并非与所有持相同信仰的国家一致。

  大国既有维护国际秩序的责任,同样也有维护自身权益的私利性,西方有自己的算盘,中国也需要有自己的盘算,在不对中国构成实质性威胁的前提下,中国可以两害权衡取其轻。当然,单靠中国如此操作不会有任何作用,唯有与俄国捆绑在一起才能产生实质性结果。

  其二,用经济工具影响大国外交。在这个方面,中国目前还是有一定的能力,西方想借战争转嫁危机,那中国就可以用危机消弥战争。

  打仗是要花钱的,即便战争能带来好处,那也是战后的事情,眼前的花费逃避不了,中国需要在世界范围内加深危机的严重程度,尤其要尽可能的把欧美经济危机引向深入,绝不能让它们轻易脱困。

  实施这样的战略当然会给中国带来损失,但这种损失是必须的,是可以换取战略利益的,而且还可能进一步加强中国在世界范围内的经济发言权。

  其三,中俄双方必须重新高唱“民族自决”的主题曲。用武力方式对一个主权国家进行干预本是近代殖民主义帝国的一种惯用方式,之后的世界逐步脱离了这种轨迹,尤其是在上世纪的“冷战”时期,因两个不同意识形态阵营的斗争需要,民族自决和民族解放运动蓬勃发展,西方列强也暂时取下了侵略的面具,殖民地相继独立。

  无论哪一个阵营侵略它国,必然会遭到另一个阵营的报复,所以从整体上讲,平衡有利于世界的稳定。

  目前的情形,虽然已经没有意识形态的共同性把中俄双方组成一个阵营,但是,可以用“反霸权主义”和“民族自决”的大旗联合世界弱小国家,要在全世界范围内形成一股集体向列强叫板的声浪,要让霸权主义成为弱小国家的仇恨对象。每个民族必须有自己的自决权,世界不能让美欧的侵略步伐重复16世纪以后的罪恶历史。

  中俄双方阻止战争的目的未必会成功,然而,弱国终归是强国的下饭菜,两个常任理国不可能权当看客不动筷子,只有主动的去抢这盘菜,你才能分上一点,如果你不敢伸筷子,那么你将肯定一无所获,这就是世界的游戏规则!

  以上三点皆为框架,中方该做好特别详细的谈判细节,本人的谈判版本未必成熟,不宜在本文列出。

  第三个问题:无法避免战争情况下的中国策略。

  如果世界反战国尽了最大的努力仍然无法阻止战争的话,中国也必须有自己的应对策略,总不能单做一个无所事事的旁观者。

  中国至少可以在以下四个方面做好自己该做的事(预案要提前做):

  其一,中国必须重新加大对非洲地区的投入力度。西方要打伊朗,要么是象征性的,要么就是泥潭式的,象征性打击对西方没有多大意义,中国当然也可以袖手旁观。

  如果欧美各主要经济体都实质性陷入到战争状态,中国将毫不犹豫地把目光重新投入到曾经受损的非洲国家。不管欧美国家有多么强大,在危机状态下,想全球性控制所有小国是不可能的事,经济上做不到,政治上也做不到,精力上也做不到,短时期想脱离泥潭没那么容易。

  中国可以借机加强在苏丹、利比亚等非洲国家的开发力度,可以适当加强对两国政府的支持力度,借助“中非合作论坛”的机制将中非关系重新谋划,修补漏洞,拓宽成功之路。另外,中国需要加强与美洲地区的更紧密合作,缩小分歧。

  其二,中国必须对霍尔姆斯海峡有适度的考虑。伊朗反击西方的最有力武器无疑是霍尔姆斯海峡的控制权,借此影响世界石油价格波动,从而形成对其有利的外交局面。然而,如果欧美真要颠覆伊朗政权的话,伊朗将没有能力控制该区域,世界不会因伊朗出现石油危机。

  美欧有足够的能力控制石油通道,最可能受害的很可能又是非盟友国家,中国显然不会充当攻打伊朗的美国盟友,所以,石油通道的战略价值对中国倒是迫在眉睫要考虑的大事。中国没有能力在该区域驻防军事力量,唯一的途径只有外交。

  怎样能通过外交实现目标呢?毫无疑问在开战之前就要做好铺垫。中国可以反对战争,也可以做出很多阻止努力,但是,并不能关闭与西方国家共同磋商的外交大门,桌面上的磋商和幕帘后的磋商两套方案必须及时成形,如何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交换条件非常关键,什么时候交换、交换什么是一种战略智慧,也是一种外交艺术,当然最后关系的是特殊利益。“正常通行权”就是中国外交的最重要诉求之一。

  其三,中国必须把伊朗问题与巴以问题成功联系起来。西方打伊朗,以色列显然是不能置身事外的,参战是其不二选择,这将会在整个中东引起连锁反应,局势向何方发展,美欧未必能把握得准,这场战争的冒险性会超出近几十年来的任何一场局部战争,如果控制不好,虽不至世界大战的发生,但很有可能导致中东大战的发生,这自然不是欧美所愿意看到的。

  一直以来,中国在巴以问题上基本处于旁观者的角色,偶有参与,但不为各方所重视,作为一个联合国常任理事国,“有劲无处使”的感觉很难受,如果要从战争中找到平衡点的话,这就是一个最好的平衡点,现在的问题是如何找?本文不公布细节,也不适宜把如此敏感的个人想法随意发表,如有机构表示兴趣,可以共商共享[2]。

  其四、因应调整与中国利益攸关的“无准备战争”的等级和裂度。(本条可以由外交部与国防部协调粗稿,必要时也可以借鉴民间思想,由国家最高领导层审核定稿,本部分的个人意见也省略,只以建议稿的形式与正规研究机构交流3])

  中国作为一个世界性人口大国,虽不能独立的控制世界,但有足够的能力影响世界,也有足够的理由参与到世界的纷乱之中,任何事不关己的心态最后都会祸害中国,更无法让中国在复杂的国际环境中得到锤炼,只有大胆地参与,智慧地处理各种事态,中国才会变得更加成熟,当危机向自己走来的时候,中国才会信心十足地迎接各种挑战。

  中国!不管伊朗战争会否发生,不管战争如何进展,请提前做好自己的战略预案,驾驭好乱局,方显英雄本色!用“金钱”作外交止痛药终归短效,反复地吃就会形成依赖症,稳定连续的国家战略才是固国稳民的长效良方。


本篇文章来源于 www.xilu.com 原文链接:http://junshi.xilu.com/2011/1124/news_343_215451.html



访问次数:1610
 

[进入论坛]       [留言本]       [本站介绍]       [管理员登录]

您是第   位访问者

 

[管理]友情连接:

红布联盟     南街村共产主义小社区     毛泽东博览     马克思主义研究网     强国社区     发展论坛     求实理论网     中共中央组织部党建研究网     中共中央宣部党建网     中国文明网     毛泽东思想网     中共中央党校     中文马克思主义文库     斯大林主义基本理论     毛旗网     青年共产主义革命基地     七一社区网     东方红网     山丹丹红.中国     学习共产主义网     巍巍昆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