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践共产主义网
 

马克思

恩格斯

列 宁

斯大林

毛泽东

注册 | 登陆 | 资料 | 短信 | 在线 | 搜索 | 用户 | 排行 | 帮助 

共产先锋报

为什么社会主义国家普遍失败了?

 

为什么社会主义国家普遍失败了?


      作者:金矢


  有人提出:“世界社会主义国家为什么失败?”这样的问题,
一些左派朋友对此感到愤怒。 

       但是我认为我们应该承认目前的现实是社会主义阵营在与西方资本主义几十年的较量后,确实是全面失利。

目前的世界,的确是资本主义一家独霸天下,凯歌高奏。西方的资本主义正以新帝国主义的面目气势汹汹地向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发动攻击和渗透。即使还有少数国家,如中国、古巴、朝鲜等,虽仍守着“社会主义”的牌子,但也早已名不符实,并且只是在不断的妥协中苟延残喘。

面对这样的局势,提出:“世界社会主义国家为什么失败?”这样的问题,无论他是资本主义阵营扬扬得意的讥嘲还是社会主义者沉痛的反思,提出这个问题都是非常必然和必要的。社会主义信仰者们,虽然很沉痛,但更应该很好地深思和回答。正如这位“远心”所说“只有找到失败的原因,才能重振社会主义”。 


       那么,目前社会主义阵营的败因何在呢?有的左派朋友给出了各种回答,认为偏离了社会主义原则、内因是共产党内出现了走资当权派,外因是帝国主义成功地利用了这些利益代理人. 从赫鲁晓夫直至邓尔巴乔夫。我认为这是符合事实的。但问题是为什么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都偏离了社会主义原则、都出现了赫鲁晓夫并都被帝国主义成功利用了呢?这就意味着还有更深层次的必然因素。我认为另一些朋友的回答可能更接近这一点:“社会主义没有失败,只是刚刚演完了序幕”,“  道路是曲折的, 前途是光明的。宏观上;“各种势力都不甘心退出历史舞台, 非要有长期的交替, 斗争不可, 生产关系不完全发挥它的作用就不会消亡, 人民还没有完全觉醒, 现存社会制度还没有到完全不合理的程度, 还需要很多次否定之否定的过程”。

所以,在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是其一个阶段)事业的发展过程中,有失败是很正常的,没有失败才不正常。从今天的局面来看,社会主义的形势是令人沮丧的,但如果我们把眼光延展到整个社会主义的发展历史的话,得到的则会是另一种感受;当一八七一的巴黎公社建立起世界上第一个无产阶级政权时,它的地域仅限于一个城市,仅存在了几十天便惨遭屠杀;但在巴黎公社的旗帜下,半个世纪后却产生一个幅原辽阔苏维埃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在帝国主义群强围剿下,苏联不仅没有灭 亡,二战以后,却反而产生了中国、朝鲜、东欧、古巴、越南等大批社会主义国家,形成社会主义阵营,与西方资本主义阵营(主要是原西方帝国主义国家)进行了长达数十年的对峙。

我们可以看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运动是在经历“成功━〉失败━〉成功━〉失败━〉…”的过程中发展的,而且其范围和存在的时间都在每次失败后的复兴里得到大大的扩展和延长,它的生命力在不断增强壮大。每一种新的社会制度在发展的初期,都必然要经历这样的阶段。 





  所以,今天世界上出现的共产主义运动的低潮并不表明共产主义


的完结,而是意味着下一阶段的更大范围的胜利前的调整准备。而且


我们还应该看到的是,即使原来社会主义阵营的国家基本均已变色,


但是在今天得胜的资本主义阵营的国家里,在与社会主义阵营对峙的


过程中,也已主动或被动地吸纳了许多社会主义内容。仅这一点就已


表明共产主义运动的再次兴起并不是毫无意义的,它已在很大程度上


实现了其历史使命。 





  当然,在社会主义阵营整体失利后,资本主义势力会在一定的时


期内肆无忌惮、发动全方位的反扑,对原社会主义国家和原资本主义


阵营国家内的社会主义成份展开反攻倒算的,例如在前苏联、华约国


家清洗原共产党头目和成员、对南斯拉夫的分裂和侵略、加紧对古巴、


朝鲜的围堵和颠覆、深化对中国的和平演变和军事威胁,同时通过经


济手段逼迫原同盟国内,如法国、德国等西欧及北欧国家实行私有化。


但这恰恰是在为下一轮社会主义运动的复兴起到催生的作用。 





  以上只是宏观上认识。具体来讲,本次共产主义运动的失利有以


下几个主要必然因素:一:资本主义势力还很强大,共产主义全面胜


利的历史时机还未完全成熟;二:共产主义运动还处在很幼稚的时期,


从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理论框架到具体的社会实践,还有很多许多细致


的理论需要补充和调整,社会主义制度的原则和技术性规则有待在具


体运作中摸索完善;三:生产力的发展程度以及原有旧制度下的社会


意识有待提高。下面对上述各点简略叙述: 





  一:资本主义势力还很强大,共产主义全面胜利的历史时机还未


完全成熟: 





  西方资本主义制度从其殖民主义时代到工业革命的出现,实际上


一直处于发展上升过程中。其实力强大,并尚有发展余地。苏联和后


来的中国、东欧等社会主义国家的出现及后来的失利,既有一定的历


史偶然性,也有其必然性。 





  按马克思、恩格斯当初的理论预言,社会主义制度应该产生于没


落的资本主义阶段,而且不会是在单一或少数国家率先实现。也就是


一些人用以否定社会主义制度或否定马克思理论的武器。其实马克思


的这个预言并无错误,但马克思、恩格斯的预言只是针对一般情况下


的历史发展而论的,然而历史的实际过程则不一定是直线推进的。之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诞生了苏联和后来的中国、东欧等社会主义国家,


是因为爆发了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一战催生了苏联,而二


战则催生了其它社会主义国家。两次“世界大战”实际上是帝国主义


国家争夺经济利益和瓜分势力范围的内部斗争,这两场战争削弱了资


本主义势力本身的势力,也转移了资本主义势力对社会主义势力的注


意力,这就为社会主义势力的发展创造了契机,同时由于战争加大了


被剥削阶级的苦难,加深了人民对资本主义制度的痛恨,尤其是那些


受帝国主义压迫剥削深重的国家的人民,更加激发了那里的人民对社


会主义制度向往和为之奋斗的热情和决心。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这


两次战争所产生的社会主义制度基本上都是在相对落后和贫穷的国度。 





  这种特别的历史状态为社会主义在部分国家提前出现创造了条件,


但也为其后来的变质和失败埋下了根源。这根源首先在于这些国家原


有的社会结构及社会意识都相对落后,这为后来建立社会主义制度留


下了更多需要摸索和改造之处(将在第三中进一步讨论)。这些国家


里原有的强大封建势力和封建意识及有较强活力的上升中的新兴资本


主义势力都成为其后来内部变质的强大推动力量。而这些国家原来较


为落后的生产力水平和经济基础又使得它们在后来与国外资本主义阵


营对垒中在经济和军事上处于严重的劣势。这种劣势制约了这些社会


主义国家在经济和军事上的平衡发展和在政治上宽松的自由与民主的


充分实施。这更促进了其内部的资本主义和封建势力的抬头,尽管这


些社会主义在尚不完善的社会主义制度下创造出了惊人的经济和军事 


增长。社会主义阵营失败的必然性就预铸在其中了。 





  这里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情况,即现代资本主义大本营的美国身


处大洋彼岸的,在两次大战中都远离战火,并且通过向交战双方出售


军火建立起了极为强大的经济和军事实力,并收揽了大批交战国家流


亡的各类人才,这些为后来资本主义国家的迅速复苏和两大阵营对垒


中的力量对比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当是形成今天社会主义失利


的历史现实的偶然性。即使存在这样明显的偶然和必然因素,但社会


主义阵营却足以与强大的资本主义阵营严重对峙达数十年,并且曾使


资本主义阵营在一段时期内处于四面楚歌的严峻形势下,这已充分显


示出了社会主义制度的异常强大的生命力。试想,如果没有美国这个


偶然免受战乱之祸的异常强大的资本主义大本营的支撑,两大阵营对


垒的今天的结局未必还是一样。这也是资本主义对社会主义极端恐怖 


所在,所以在取得阶段性胜利后,它们仍要不余遗力对全球的社会主


义苗头斩草除根、彻底清算。 








  二:共产主义运动还处在很幼稚的时期,其摸索发展必然会是曲


折反复的。 





  从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理论框架到具体的社会实践,还有很多许多


细致的理论需要补充和调整,社会主义制度的原则和技术性规则有待


在具体运作中摸索完善。尤其是在内外都存在着强大的资本主义势力


的情况下,使得这中摸索调整过程所面临的条件更为苛刻险峻。稍有


失误,便可能为敌所乘,导致重大挫折。马克思、恩格斯的理论没有


也不可能对社会主义实践的具体运作予以具体的规定和阐述,这需要


从实践中所面临的具体现实进行调整和摸索。尤其是在这次(第二次)


共产主义运动这样特殊的情况下,除了总体的原则外,马克思的理论


基本上是不能提供任何指导的。 





  从第二次共产主义运动的兴衰历史来看,外部敌人的强大固然重


要,但更为致命的却是内部的资本主义和封建主复辟势力。这些复辟


势力主要是由原来的地主、资本阶级极其继承者和执政群体中及社会


“精英”阶层中在社会旧意识影响下所产生的新兴权贵集团组成。它


们通过各种方式时刻在侵蚀着社会主义政权,并与境外敌对势力相勾


结,一但时机成熟便发动全面的复辟。马克思主义现有的理论几乎未


对此的防备有所的论述。 





  毛泽东对此有深刻敏锐的认识,他所创造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的


继续革命”理论当是对马克思共产主义极其重要和伟大的贡献。他的


论述已被苏联、东欧及中国的历史事实准确验证。他在此理论下所进


行的社会实践也给我们将来的社会主义运动留下了正反两方面的宝贵


经验。站在今天的位置来回顾过去,我们看到他当初所发动的“反右”


和“文革”都是相当必要和正确的。在这些运动中出现的范围和程度


上的偏差当是允许的和难免的,即使这些偏差导致了事与愿为的结果


也是社会主义实践中价值厚重的珍贵遗产。 








  三:原有旧制度下的社会意识以及生产力的发展程度有待提高 





  在建立社会主义制度后,原有(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及管理方式


都必须进行相应的调整改造。但是由于这次的社会主义制度建立于相


对落后的国家,首先,其生产结构、生产关系和生产力水平及管理水


平都落后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所以在实行社会主义改造的过程中所


面临的问题就更多和更为复杂。因之产生的各种矛盾的冲突也更为激


烈。例如:旧时封建社会的小农生产方式与社会主义农业大生产的冲


突、封建小农意识与社会主义观念的冲突都远大于资本主义农业与社


会主义农业、资产阶级观念与社会主义观念的冲突,更何况两种程度


的冲突都同时存在,又更进一步增加了其复杂性;再如:较低工业化


程度与社会主义经济生产模式的矛盾、低下的经济基础和生产力水平


与社会主义生活需求的矛盾、落后的生产技术与先进的社会主义生产


关系的矛盾、遗留的封建分配方式与社会主义管理制度的矛盾、传统


生活观念和新式生活方式的矛盾…这么多鲜明激烈的矛盾传统纠集在


一起,都要一一调整梳理,在顺序和进程的把握上精确不误、在解决


的过程中不出偏差是不太可能的。 





  客观地讲,列宁、斯大林和毛泽东在他们的实践中能做到现有的


水平,已属奇迹了。在政治方面,由于传统封建意识在社会的普遍存


在,社会主义民主观念的体现无论在领袖还是社会大众中都受到或明


或隐的阻碍,加之上述各种矛盾的激烈冲突,决定了社会主义民主与


自由必须在有控制的情况下经历逐渐推进的过程,否则不能保证社会


主义改造初期有序地开展。而外部强大的敌对势力的威胁则在很大程


度上延迟了这一过程。但是这种被延迟了的政治民主和社会自由的推


进过程却反过来制约了社会主义决策的科学性、增大了失误的可能性


和失误的程度;同时这种进程的被延误了也为封建独裁的重现和新兴


权贵势力的形成提供了很适宜的温床,也产生了民众对社会主义制度


的误解和失望。第二次共产主义运动就在这样的恶性循环循环中走向 


了惨败的结局。但是这绝不意味着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事业的“寿终


正寝”,社会主义将会以更理性、完善的面貌在更大范围和更大更彻


底的胜利中重新出现,风圈红旗如画!





  右派们别得意太早。到时也别哆嗦得太厉害。 



访问次数:1839
 

[进入论坛]       [留言本]       [本站介绍]       [管理员登录]

您是第   位访问者

 

[管理]友情连接:

红布联盟     南街村共产主义小社区     毛泽东博览     马克思主义研究网     强国社区     发展论坛     求实理论网     中共中央宣部党建网     中国文明网     毛泽东思想网     中共中央党校     中文马克思主义文库     斯大林主义基本理论     青年共产主义革命基地     七一社区网     学习共产主义网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列宁、斯大林全集     毛泽东博览      马克思主义研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