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践共产主义网
 

马克思

恩格斯

列 宁

斯大林

毛泽东

注册 | 登陆 | 资料 | 短信 | 在线 | 搜索 | 用户 | 排行 | 帮助 

共产先锋报

真正的共产党人奥斯特洛夫斯基

 

                                          真正的共产党人奥斯特洛夫斯基

奥斯特洛夫斯基,H·(1904~1936)苏联俄罗斯作家。出生在乌克兰一个贫困的工人家庭,11岁便开始当童工。1919年加入共青团,随即参加国内战争。1923年到1924年担任乌克兰边境地区共青团的领导工作,1924年加入共产党。由于他长期参加艰苦斗争,健康受到严重损害,到1927年,健康情况急剧恶化,但他毫不屈服,以惊人的毅力同病魔作斗争。同年底,他着手创作一篇关于科托夫斯基师团的“历史抒情英雄故事”(即《暴风雨所诞生的》)。不幸的是,唯一一份手稿在寄给朋友们审读时被邮局弄丢了。这一残酷的打击并没有挫败他的坚强意志,反而使他更加顽强地同疾病作斗争。
  1929年,他全身瘫痪,双目失明。1930年,他用自己的战斗经历作素材,以顽强的意志开始创作长篇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小说获得了巨大成功,受到同时代人的真诚而热烈的称赞。1934年,奥斯特洛夫斯基被吸收为苏联作家协会会员。1935年底,苏联政府授予他列宁勋章,以表彰他在文学方面的创造性劳动和卓越的贡献。1936年12月22日,由于重病复发,奥斯特洛夫斯基在莫斯科逝世。

 

 

 

坚强的共产主义战士保尔·柯察金


保尔·柯察金在少年时代当过小伙夫,作过工人。沙俄的黑暗统治使他饱尝了压迫和剥削,知道爱谁和恨谁。他曾冒着生命危险,在白匪的刺刀下,救出了布尔什维克朱赫莱。不久,他参加苏联红军,先当侦察兵,后当骑兵。为了保卫红色政权,他南征北战,冲锋陷阵,浴血杀敌。他不但打仗勇敢,而且是个优秀的共青团员和出色的政治宣传员。他喜欢读书,特别爱读《牛虻》、《斯巴达克思》等作品,经常给战士们讲英雄的故事。在一次激烈的战斗中,他头部负了重伤,但他以惊人的毅力战胜了死亡。在医生的日记中写道:“他那惊人的忍耐力使我们所有的医生都吃惊。”

    敌人围困了城市,没有燃料,没有粮食。保尔带头来到筑路工程第一线。秋雨、泥泞、狂风、大雪,缺吃少穿,露天住宿,武装残匪的骚扰,饥饿的威胁,疾病的折磨……这一切都不能动摇他那钢铁般的坚强意志。在筑路工程快要结束时,他得了伤寒,第四次死里逃生。保尔·柯察金满怀着深情写道:

    “人生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生命属于我们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来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在临死的时候,他能够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战争时期的流血负伤,建设时期的积劳成疾,使保尔完全丧失了健康。他全身瘫痪,双目失明,但是,他说:“只要我的心脏还在跳动,你们就不能叫我离开党,不能使我停止工作。”他忍受着肉体和精神上难以想象的痛苦,毅然选择了文学这一武器,继续战斗。经过顽强的学习,克服了重重困难,先是用硬纸做的框子里写,后来是自己叙述,请人记录。终于写成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部优秀的长篇小说。

    保尔·柯察金是苏联社会主义文学中最卓越的形象之一,也是千百万读者最崇敬的英雄之一。他那坚忍不拔的意志,自我牺牲的精神和战胜一切困难的非凡勇气,教育了许许多多革命青年,滋养了象奥列格、卓娅、马特洛索夫等具有钢铁毅志的青年英雄,鼓舞了千百万读者为人类的进步事业奋斗。

    苏联无产阶级作家尼·阿·奥斯特洛夫斯基有着和保尔相似的生活经历,他身残志坚,在病榻上用自己全部的精力和生命,创作了第一部长篇小说《钢铁是怎样练成的》。作家在解释这部书名的时候说:“钢铁是在烈火中燃烧,高度冷却中炼成的,于是它才变成坚固的,而什么都不怕。”书中保尔的形象、英雄性格、战斗经历处处都有作家的影子,但又不完全是作家本人。所以作者说:“这是小说,不是传记。”为了表彰奥斯特洛夫斯基的忘我劳动和卓著功勋,一九三五年,苏联政府决定授予他列宁勋章。按照斯大林同志的指示,在莫斯科建立了奥斯特洛夫斯基纪念馆,以志永恒的纪念。《钢铁是怎样练成的》这部不朽名著自一九三四年出版后,已经重印了上百版,发行上千万册,翻译到几十个国家,五次搬上银幕,坚强的共产主义战士——保尔的光辉形象,永远活在人们心中。

 

 

 


生是美好的
——奥斯特洛夫斯基妻子的回忆 
 
 
  新华网 ( 2004-09-27 10:05:24 ) 来源: 资料卡片杂志2004年第9期 
 
 

人生是美好的

——奥斯特洛夫斯基妻子的回忆

何红燕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本书,教育了我们几代苏维埃人。它使人们充满对人类光辉未来的信念,它激发了人们为实现崇高理想而献身的意愿。今天,不需要再详细来介绍保尔·柯察金的创作者了———文学家和热情的评论家们在研究他的创作;人们在研究他的生平与创作实践,评介他在30年代的文学中和整个苏维埃文学中的地位,以及在被称作‘苏维埃人的世界观’的这一世界历史现象形成中所起的作用。


    “作为他的妻子,我从非常亲近的角度看到了一个卓越人物的一生。我至今仍记得和这个人的第一次握手。当时,无论是他还是我,谁也不知道,什么样的命运在等着他。


    “当说到尼古拉·奥斯特洛夫斯基这个名字的时候,我看到的并不是他那宏伟的塑像,也不是影片中保尔·柯察金的形象,甚至也不是读者们在众多版本中看到的他那张面孔。我看到的是1926年在诺沃罗西斯克,在餐桌旁坐着的那个目光炯炯的年轻人……”


相会


    1926年5月间,我母亲在谢别托夫卡的一位女友奥丽加·奥西波夫娜写来信说,她的儿子尼古拉·奥斯特洛夫斯基在克里米亚的疗养院治病;出院以后,医生建议他到南方去住几个月,以便巩固医疗效果。希望我们能接待并照顾他。


    我们立刻写信邀请他前来。


    当妈妈和姐姐准备到码头去迎接乘轮船而来的尼古拉的那天,我推辞没有去,而在他们回来前的几分钟,我又从家里出去了。因为当时只有20岁的我实在无法掩饰自己的羞怯。


    晚上8:30我回来时,大家已经坐在厨房的餐桌旁了。擦得锃亮的铜茶壶亲切地咝咝地响着,一缕缕蒸汽飘向天花板。趁大家忙着招呼客人,我想悄悄溜进自己的房间;谁知在走廊上碰到了我的姐姐,她不由分说地使劲把我推进了厨房。


    尼古拉转向我说:“你干吗要躲起来呢?难道是因为我来了?”


    我第一眼注意到的,是这个年轻人那蓬松的深栗色的头发,向上梳着,波浪似地垂向左边。两道黑黑的浓眉几乎连在了一起。深凹的褐色眼睛显得很大,使他暗淡的面色更加苍白了。


    “多漂亮啊!”在我脑海里闪过这样一个念头,于是,我感到更难为情了,便慌慌张张往外走。 结果却不小心踩着了大黄猫的尾巴,它疼得尖叫一声,所有的人都大笑起来。紧张的空气立刻缓和下来。


    尼古拉不停地说笑着,显得愉快而活跃。尼古拉来到我们家的第一个晚上,就在这矮小但颇为舒适的厨房里不知不觉地过去了。听着他绘声绘色地讲述着自己随口编撰的故事和笑话,我们几乎忘记了他是个病号,需要安静和充足的休息。当时,我还想像不出这个22岁的年轻人早已经受过的一切。


结合


    随着尼古拉·奥斯特洛夫斯基的到来,我的兴趣范围一下子也扩大了;他成了当时进入我生活中的全部新事物的源泉。至于他的生活,则整个服从于一个目的———为争取新社会和共产主义理想的胜利而奋斗。这一点时时刻刻,在每一次谈话中,甚至在每一句话中都可以直接感觉到。


    应当说,我是父亲最宠爱的一个孩子。姐姐很文静,所有的空余时间她都用在读书上了。弟弟年幼,且瘦弱多病。而我却是一个好动的、精力充沛的人,什么事都乐意去做;周围的一切都使我感兴趣,什么活也都能对付着来两下。我喜欢围着父亲转,不管他修篱笆、劈柴、修补旧鞋、挖沟整垅、粉刷房子———我什么都帮他干。大概因为这个缘故,父亲常常当着我的面和尼古拉争论。这些热烈的争论,有时简直变成了争吵。父亲不喜欢尼古拉直率而激烈的言论,不喜欢他对我和姐姐谈的许多东西;因为这些仿佛是号召我们从父亲及其旧的生活观念影响下解放出来。父亲是个文化程度不高的人,尼古拉非常热情地给他讲述关于共青团、共青团的任务等知识,并给他介绍优秀青年的模范事迹,但无论什么样的论据都不能说服这位倔强的老人。在争论中,我是站在尼古拉一边的,因为某种下意识的感觉告诉我,他是正确的。


    想让尼古拉休息是不可能的。有时,吃过早饭后,他就出去熟悉城市,熟悉人。有时,整天整天地呆在离我们家3公里远的图书馆里看书。晚上,他回来时十分疲倦,却很愉快,总是谈笑风生地把他当天的感受说给我们听。


    几个月后,他的双腿肿得更厉害了,疼痛也加剧了,连拄着从疗养院带来的双拐走路也困难起来。他开始整天沉溺在书籍的海洋之中,如饥似渴地读着各种从图书馆借回来的书籍。在那个时候,奥斯特洛夫斯基给自己制定了一个日程表,包括这些内容:


    阅读政治书籍;


    阅读文艺书籍;


    写信;


    政治学习;


    散步……


    独立的一项写的是“浪费了的时间”,指的是吃早饭、午饭、晚饭和不看书的休息时间。


    由于过去头部受过伤,尼古拉经常会头疼,所以不得不频繁地放下书本。此外,由于看书过度,他的眼睛也发炎了。尽管他的健康状况越来越坏,但是在他的胸膛里跳动着的那颗心只有22岁。他渴望工作,却无法得到合适的工作和别人的理解———他变得忧伤起来。


    有一次,尼古拉没有出来吃晚饭。我走遍了整个院子,连他的影子都没有看到。想到他这些天来的抑郁沮丧的情绪,我又惶恐不安地几次走到篱笆门外去眺望。直到深夜3点多钟,东方已经微微发白的时候,我终于听到了走廊上响起了那熟悉的脚步声。我急忙跑到院中,正好撞见了尼古拉……他把自己最近几个月来的全部心情,以及他那晚在街心花园、列宁纪念碑旁坐下来后所想的事情都告诉了我。


    “你我两个人的生活现在都很空虚,我已经决心给它放一把火。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你愿做我的伴侣,我的妻子吗?”


    我一直非常激动地听着他的话,到了临末尾这一句,因为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所以吓了一跳。因为当时我们还没有找到出路,还不知道我们将在什么地方和如何生活。但对我来说,有一点是明确的:没有尼古拉我就不能生活下去———他的乐观情绪早已感染了我,在他的影响下,我变得坚强和勇敢起来,仿佛任何事情自己都能做,任何困苦也都能经受得住,任何困难都吓不倒我。


    那一晚,我们谈了许多许多。关于未来、我们的幸福家庭,还有孩子……


    1926年11月,我们成为了夫妻。


沉重的冬天


    1926年12月的一个夜晚,刺骨的北风在窗外怒号,鹅毛大雪漫天旋舞着,天气异常寒冷。大家围坐在餐桌旁,等着尼古拉出来吃饭。


    他在自己的房间里耽搁了很长时间才慢腾腾地出现在房门口。他的脸色是那样苍白!


   “你不舒服吗,尼古拉?快躺下,我把晚饭给你拿到床边好了。”我说。


    “没什么,马上就会过去的。”他正回答着,突然软弱无力地扬起了一只手,好像要在空中抓住什么似的,几乎摔倒。人们急忙扶住了他,小心翼翼地把他安放到床上。尼古拉失去了知觉,过了好几分钟才苏醒过来。


    从这天起,尼古拉的病情就急剧恶化了。他咬紧牙关,强忍着关节的剧痛,一动也不动地仰卧在床上。
尼古拉以顽强的意志力与病魔做斗争,努力使自己习惯于这连续不断的疼痛的袭击。他总是说,没关系,慢慢就习惯了。好像要证明这一点似的,于是他就不停地看书。


    尼古拉担心自己的双腿会变僵硬,就请别人在天花板上装了两个小滑轮;穿过滑轮挂着两根绳子,绳子的一端绑在自己的脚脖子上,另一端放在手边。当身旁没人的时候,他就在床上做起体操来,一直做到精疲力竭为止。


    夜间,尼古拉被病痛折磨得难以忍受,可是一到早上和白天,他就表现得平静而愉快;以至初次到他这儿来的人永远也不会相信,就在几小时以前,奥斯特洛夫斯基曾经受过多么可怕的痛苦。人们看到的只是他的脸色更加苍白了,眉宇间的皱纹也显得更为清晰可见了。


    我们的第一个沉重的冬天开始了。


    每天夜晚,我和妈妈、姐姐坐在尼古拉的床边,听他动人地讲述着那些遥远的过去,以此来消磨漫长的冬夜。他给我们讲述了与匪徒斗争的惊险场面,修筑窄轨铁路工地上的艰难困苦,在边境地区与青年们在一起的战斗岁月……我第一次听到他生活中这么多的动人故事,这些后来都成为尼古拉写小说的主要素材。很久以后,当他在写《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时候,他还对我提到他讲过的这些故事,他说:


    “你知道,我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注意你们对这个或那个故事的态度和反应了;当时,在我脑子里就产生了一个想法———把这些故事编写成一本连贯的小说给青年们看。我尽量想从你们脸上的表情猜出,这本小说是否会激动人心,能使人激动到何种程度。”


    尼古拉是一个出色的宣传员。他善于借讲故事来谈自己的一切,在这一点上他有惊人的才能。每当尼古拉讲述时,他常常使整个心神都沉浸在那战火纷飞的岁月里,几乎忘记了自己目前的处境。我们这些热心的听众,能够连续几小时津津有味地听他讲述,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那因激动而变得绯红的面颊。每当病痛剧烈地折磨着尼古拉的时候,他就一遍又一遍地读着自己所喜爱的乌克兰诗人谢甫琴科那不朽的、激动人心的诗篇。在我们家,差不多每天都能听到尼古拉在唱《我仰望着天空》和《如果我死去,请你将我埋葬》这两首优美的抒情歌曲。


    就是在那样沉重的时刻,我们的心还是多么年轻啊!


    我们的第一个沉重的冬天终于过去了,我们盼望着春天!我们想,到了春天,一切将会好起来的。


    “没有力量,但我仍要拿起笔……”


    春天到了,可是尼古拉的身体却更坏了。每天早晨,看见他那咬肿了的嘴唇,我们就知道,这是与非人所能忍受的疼痛做斗争时留下来的痕迹。


    为了消除肉体上的痛苦,尼古拉越来越多地投入到书本中去了。他在作息表里加上了一项新内容———写。现在“写”要占去白天的大部分时间(约有4小时)。“写”指什么呢?我们当时都不清楚。每天早饭后,尼古拉就让我把墨水给他拿来;从枕头底下抽出一个厚厚的本子,就开始写起来。


    他写了些什么,谁也不知道。当我请求他给我看看这个神秘的本子时,尼古拉开玩笑地说:“瞧你多好奇。我在写日记呢!”接着,他打开本子,不自然地、眼睛迅速地在本子上滑过去,嘴里念叨着:“11月27日,奥斯特洛夫斯基的健康状况一般,左脚大拇指还会动弹,但他不想去医院。”“11月28日,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食欲很好,吃了3个肉饼,还想再来一个,但妻子不再给他,说他躺着吃多了有害。而她自己因为是站着的,就一个人吃掉了7个……”我哈哈大笑起来,而尼古拉则很快地把他写的东西藏了起来。


    有时他简直迷上了写东西,甚至在吃午饭的时候,都很难使他丢开手。如果你一再催他吃饭,他就会发脾气,要求别总是用“愚蠢的午饭”来纠缠他;并且说,等过几天结束了工作,他把耽误了的午饭一下子都补上好了。


    有一天早晨,尼古拉交给我一个封好了的大袋子。我甚至没有看到,是谁给了他糨糊,又是在什么时候封起了他那神秘的本子的。


    邮包寄出去后,过了两三个星期,尼古拉收到科托夫骑兵旅的同志们的集体回信。从他们的信中我才得知,那厚厚的、神秘的本子的内容,原来是关于科托夫骑兵旅及英雄们征战事迹的中篇小说。战友们热情地评价了这篇小说,还提出了一些希望、建议和对进一步工作的良好祝愿。


    那个时候,我们的收入非常微薄。生活费只有尼古拉的残废退休金35卢布50戈比和我的一点工资。因此,我们不得不非常节约地过日子。尽管生活很简朴,我们却很和睦,很愉快。尼古拉已经不能起床了,每次给他整理床铺的时候,都得把他先抬放到椅子上,铺好后再抬回到床上来。为了尼古拉能有一个好的治疗环境,我们离开了父亲的家,先后到克拉斯诺达尔的温泉疗养地、索契的玛切斯特疗养院以及首都莫斯科等地,开始了我们的独立生活。


    尼古拉的健康每况愈下,他已经不能够离开别人的照顾———多关节硬化症在发展,整个机体内部的发炎过程仍在继续……并且,他双目失明,什么东西都看不见了。医生建议我把他带回家,我们知道,他的病已经没有办法治疗了。


    每天早晨我上班的时候,就给他留下几张从工厂里拿回来的打过字的纸;晚上我下班回来,总能看到他已在背面写满了字。他仰面躺着不能动弹,写出的字一行重叠着另一行,字句叠着字句,要辨认出来是十分困难的。我只能誊写出来再读给他听,然后修改。后来,他的手不能再写字了,每当我下班回来后,常常是他口述,由我来执笔代写了。


    为了让尼古拉口述时嗓子不致太疲劳,我把一张小桌子搬到他的床头,我就坐在小桌旁听他口述。他口述得很慢,常常迟疑不决,而且是断断续续的单个句子;有时中间要停顿好长时间。当他口述了三四句话之后,就让我把记下来的内容念给他听一听。这样重复好多次,我把尼古拉口述的东西记录下来,然后再把它们誊写在自制的笔记本上。


    生活似乎是平静的,可是,尼古拉心灵和思想深处的活动却一分钟也没有平息过。


    1931年10月,《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第一部全部完成了。我又花了两三周的时间,给他读完了。他在听的过程中,对小说又进行了一些修改,并检查了结构安排。稿子分三份,一份交给了列宁格勒的一家出版社;一份送给苏联列宁共产主义青年团中央主办的《青年近卫军》出版社;第三份寄给了《青年布尔什维克》出版社(即后来的青年出版社)。


    1932年,小说要在《青年近卫军》杂志的四月号上连载。有人建议把书名改成《保尔·柯察金》,因为担心原书名会引起读者们的误解———认为这是一本讲炼钢的技术性书籍。可是,奥斯特洛夫斯基坚决不同意改换书名。他说:“钢是在烈火与骤冷中锻造而成的。只有这样它才能变得坚硬,什么都不惧怕。我们这一代人也是在这样的斗争中、在艰苦的考验中锻炼出来的,并且学会了在生活面前决不颓废。”


    当年12月间,我收到了尼古拉通过邮局寄赠给我的书。翻开扉页,上面写着:“拉娅·奥斯特洛夫斯卡娅:为纪念我们友谊诞生的那些日子,我把我的书献给我的朋友、妻子———尼·奥斯特洛夫斯基。”从这天起,这本小说的每一次新版他都送给我一本,而且每次都有题词。在尼古拉·奥斯特洛夫斯基在世的时候,我先后收到他赠送的书籍一共有41本。


    1936年12月22日晚19:50,尼古拉·阿列克塞耶维奇·奥斯特洛夫斯基永远离开了我们。死神终于从他的手里夺去了战斗的武器。他曾经说过:“如果我的机体中哪怕还有一个细胞活着的话,我就要继续抵抗……”


    在他的死亡鉴定书上写着:“无法医治的慢性硬化症多发性关节炎;大部分关节都布满了骨刺增生;双肺并发性结核病,而且左肺的支气管发炎;此外,还有肾脏病、结石、尿毒症……”看着医生做的这个鉴定书,我不由得在想:这就是说,他再没有什么可以用来抵抗的了……


    尼古拉永远离开了我们!他仅仅活了32个春秋,其中的10年还是在与病魔顽强地斗争中度过的。但是,他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著作。


    “人生最美好的,就是在你停止生存时,也还能以你所创造的一切为人民服务。”
他没有辜负自己的豪言壮语。
 

    (参考书目:《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人民文学出版社;《尼·奥斯特洛夫斯基———妻子的回忆》,陕西人民出版社)


尼·阿·奥斯特洛夫斯基


主要生平事迹


 

〇何红燕


    1904年 9月29日,尼·奥斯特洛夫斯基诞生在沃伦省(现在的罗夫诺州)奥斯特罗日县维里亚村的一个姓“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酿酒工人家庭里。父亲阿列克塞·伊凡诺维奇·奥斯特洛夫斯基,母亲奥丽加·奥西波芙娜·奥斯特洛夫斯卡娅。


    1910~1913年 尼·奥斯特洛夫斯基在维里亚村的教会小学读书。小学毕业时,因成绩优秀而荣获奖状。


    1914年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尼·奥斯特洛夫斯基随父母亲逃难到谢别托夫卡。


    1915~1916年 尼·奥斯特洛夫斯基在谢别托夫卡两级制小学读书。因触犯瓦西里神父,被学校开除。在谢别托夫卡火车站的食堂里当锅炉工。


    1917年 8月间,又进入谢别托夫卡两级制人民学校的一年级学习。


    1918年春天 上完了该校一年级。后来在发电站做司炉工的助手;还做过电工的助手。秋天,又进了重新组建的高级小学二年级学习。多次执行布尔什维克地下组织交给他的任务:张贴传单,侦察德国军队的活动情况等。


    1919年 在发电站继续工作和学习。7月20日,加入了共青团组织。8月9日,正式参加了红军志愿军部队,并随同部队开赴前线。


    1920年 6月,随同红军部队返回谢别托夫卡,在乡革命委员会工作;参加了镇压反革命与向资产阶级征集粮食、布匹等物资的工作。8月间,因波兰白匪进攻谢别托夫卡,再次奔赴前线。8月19日,在里沃夫郊区的一次战斗中身负重伤,被送进了基辅军队医院。10月间,因伤残被迫退伍,回到谢别托夫卡母亲处休养。后又继续在高级小学上学(从1921年起,改为统一劳动学校)。


    1921年 奥斯特洛夫斯基去基辅,在铁路总工厂里做过电工助手。被选为共青团支部书记。同时在南方铁路工厂电气技术学校夜校学习。秋天,参加了通往波雅尔卡的铁路支线的建筑工程。劳动中得了重伤寒病。被送回家医治。


    1922年 返回基辅,在铁路总工厂工作。身患风湿关节炎。在别尔江斯克市立疗养院治疗。回到谢别托夫卡;不久又返回基辅;又回到谢别托夫卡。医生证明他已经完全残废。


    1923年 奥斯特洛夫斯基去别列兹多夫的姐姐家。在当地的区公用事业处当技工。夏天,在别列兹多夫,谢别托夫卡区委会成立了共青团支部;他被选举为支部书记。10月27日,别列兹多夫区党委接收他为乌克兰共产党(布)预备党员。


    1924年 奥斯特洛夫斯基被调任为伊兹雅斯拉夫市的区共青团组织者。在谢别托夫卡区第二次共青团会议上,他被选为该区共青团委委员、乌克兰沃伦省第八次共青团代表大会的代表(这次代表大会于6月25~28日在日托米尔举行);在代表大会上,他还当选为共青团省委的候补委员。8月9日,伊兹雅斯拉夫市区党委接收他为正式党员。9月,在哈尔科夫的乌克兰国立第一医疗器械研究院治病。


    1925年 继续在哈尔科夫治疗。后来转到斯拉维扬斯克、耶夫帕托里亚去治疗。


    1926年 5月,奥斯特洛夫斯基去克里米亚,住在“玛依纳基”疗养院(耶夫帕托里亚)。7月,迁居诺沃罗西斯克的马久克家里。8月,他去哈尔科夫市的诺维克夫处;后来又到莫斯科的女友普琳家里;想根据自己的情况找个合适的工作。9月底,返回诺沃罗西斯克;11月和拉伊莎·鲍尔菲里叶芙娜·马久克结婚。
1927~1928年 疾病使他卧床不起。进行自我教育。广泛阅读多种书籍。写了关于科托夫骑兵旅的中篇小说。


    在斯维尔德洛夫函授共产主义大学学习。将关于科托夫骑兵旅的书稿寄给敖德萨的朋友们;书稿在寄回的途中被丢失。诺沃罗西斯克区党委把奥斯特洛夫斯基送往索契第五疗养院治疗(在老玛切斯特)。尼·奥斯特洛夫斯夫和妻子留在索契居住。


    1929年 10月,奥斯特洛夫斯基去莫斯科,在莫斯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治疗。


    1930年 3月,做了切除副甲状腺的手术。4月,迁居妙特威胡同12号(现在改名为奥斯特洛夫斯基胡同)。开始写《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第一部。5~10月,在索契疗养。10月间,又返回莫斯科,继续写作小说。


    1931年 11月16日,写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第一部;将书稿寄给了列宁格勒的朋友亚·阿·日吉列娃和哈尔科夫的彼·尼·诺维克夫。在莫斯科,由英·帕·费定涅夫把一份书稿交给了《青年近卫军》出版社。


    1932年 4月号《青年近卫军》杂志上,开始连载《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第一部;最后几章发表在该杂志的第8~9期上。6月,尼·奥斯特洛夫斯基又去索契的“红色莫斯科疗养院”治疗。他留居索契。开始写《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第二部。11月,莫斯科的《青年近卫军》出版社出版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第一部的单行本。


    1933年 继续小说的创作工作。5月间写完了第二部;6月,将书稿寄往莫斯科《青年近卫军》出版社。6月22日,将另一份书稿寄往哈尔科夫的《青年布尔什维克》出版社。在庆祝全苏列宁共产主义青年团诞生十五周年之际,索契共青团市委授给尼·奥斯特洛夫斯基荣誉共青团员的团证(证号是8144911)。


    1934年 《青年近卫军》杂志从第1期到第7期,连载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第二部。6月1日,奥斯特洛夫斯基被接收为苏联作家协会会员。6月8日,收到《青年近卫军》出版社寄来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第二部单行本的样本。7月,《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乌克兰文版出版(第一与第二部的合订本)。7月11日,500册合订本分发给了乌克兰列宁共青团中央全体会议的与会代表。


    为出版波兰文版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一书,奥斯特洛夫斯基增写了关于波兰共产党员英勇斗争的几个新情节。年底,第一部波兰文版的单行本在莫斯科出版,由《青年近卫军》出版社(民族部)出版。
《青年近卫军》出版社再版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第一部与第二部的单行本。奥斯特洛夫斯基写了“为语言的纯洁而斗争”的一文。


    1935年 创作《暴风雨所诞生的》一书。4~6月,小说的前五章先后在《索契真理报》上发表。5月16日,在索契市党委员会上报告了创作情况。修改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增加新情节,删减不必要的内容———最后定稿。下半年,莫斯科的《青年近卫军》出版社出版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新修订本(第一与第二部的合订本)。尼·奥斯特洛夫斯基与米·扎茨共同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一书改编成电影脚本。写了《我的一天》一文。10月1日,尼·奥斯特洛夫斯基荣获列宁勋章。在庆祝他荣获列宁勋章之际,于10月23日在索契市党的积极分子会议上发表了讲话。11月24日,在授予他列宁勋章的这一天,发表了“生活万岁”的著名演说。在索契—基辅—谢别托夫卡无线电广播大会上发言。在边区作家会议上讲话。12月9日去莫斯科。


    1936年 继续写作《暴风雨所诞生的》一书。元月28日,奥斯特洛夫斯基被列入了苏联工农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政治部政工干部的花名册;并授予他旅政委的军衔。4月,他当选为乌克兰第九次共青团代表大会的代表;4月6日,在代表大会上做了无线电广播讲话。5月15日,去索契,迁入新居(新住宅是根据乌克兰政府的决议建设的)。8月,他在新居写完了《暴风雨所诞生的》第一部。10月24日,返回莫斯科。11月15日,根据他的要求,苏联作家协会理事会主席团在奥斯特洛夫斯基的住宅里举行了会议———专门讨论他的小说《暴风雨所诞生的》第一部书稿。12月14日,第一部书稿最后定稿。12月22日19点50分,尼·阿·奥斯特洛夫斯基逝世。12月26日,尼·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骨灰盒被砌藏在莫斯科的新圣母公墓的墙壁之中。当天,《暴风雨所诞生的》第一部的纪念版问世。


    1952年 10月31日,尼·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骨灰盒埋葬到新圣母公墓的坟墓里。1954年9月29日,在尼·奥斯特洛夫斯基的坟墓上建立了纪念碑。
 

 



访问次数:1730
 

[进入论坛]       [留言本]       [本站介绍]       [管理员登录]

您是第   位访问者

 

[管理]友情连接:

毛泽东博览     马克思主义研究网     强国社区     发展论坛     求实理论网     中共中央宣部党建网     中国文明网     毛泽东思想网     中共中央党校     中文马克思主义文库     斯大林主义基本理论     七一社区网     学习共产主义网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